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这些发生在医院的故事,最暴露人性!

[复制链接]
查看: 215|回复: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4-27 11: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某天晚上来的一个6个月女婴儿,胸口插着根针,只露出针尾一点点能被摸到。胸外科医生也觉得不忍心,这个针扎着已经好久了,周围组织都已经严重粘连了,硬拔的话真的是会很痛的。
孩子的父母也说不清为啥会有根针扎孩子身上,最后好不容易拔出来了。
我就开始按流程报警,因为这个涉及虐待,孩子的奶奶一脸不在意,不就是根针么?
我一脸黑线,不就是根针么?你怎么不往自己胸口扎的?
警察来了也没有人承认,我气得要死,都是什么人呀?后来警察叔叔安抚我,说有些地方有往女童身上扎针,为了破女命,下胎可以生男孩子,估计就是这种思想,所以默许往孩子身上扎针。
——知乎网友严珺
02
06年,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进入学校附属医院实习一个半月时,来了一个当地农村急腹症女性患者,17岁。入院后体格检查,麦氏点疼痛,验血白细胞和嗜中性粒细胞很高,诊断为急性阑尾炎,消化外科主任建议患者做手术。阑尾切除术是一个非常成熟且微创的小手术,打三个眼,探头进去找到阑尾一扽就OK了,总之不认为有什么风险。
但是呢,女孩的家人尤其是父亲坚决拒绝手术,要求保守治疗,原因是术后疤痕会让他的女儿以后嫁人时被认为生过孩子或是堕胎,亦或者是得过某些妇科疾病(这些是我总结他的话语中心思想)。总之一句话就对了,就是影响嫁人或影响出嫁的品质。
保守治疗一般就是抗炎补液,外加其家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寻来的秘方,在病房里熬制,我们也阻止不了,也没法强制出院,就要求其家属签了免责声明。翌日病情加重,腹腔弥漫感染,怀疑坏疽穿孔。已经晚了,错过了手术时机,抢救无效死亡。
无独有偶,三年前,日本演员真崎航因害怕疤痕破坏其身体的美拒绝手术,保守治疗,以同样的方式因阑尾炎断送了自己尚为年轻的生命。
我反对一切因为追求美观而非器质性因素左右医疗手段,因为那实在是愚蠢透了。
——知乎网友女水木
nSx9U3gJSAHu8889.jpg
03
发生在我们医院血液科的一个故事(听血液科的同事说的)
男主角是30岁左右的男子,家庭幸福,妻子美丽,正当准备要孩子的时候,男主查出得了白血病。
得了,那就移植吧
男主哥哥符合(男主与哥哥从小父母离异,男主跟着父亲,但是父亲已经先走了,哥哥跟着母亲。)
最开始,哥哥同意移植,但是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反悔了,张口要三十万。
男主一家没有办法,东拼西凑三十万,给了哥哥。
但是,尼玛,在又一次要进手术室的时候,哥哥又反悔了。说还要二十万。
男主妻子疯了,给哥哥下跪,说移植不能再拖了,先移植,移植后再借钱给他,哥哥不愿意。
然后妻子给男主妈妈下跪,说你劝劝你大儿子。
尼玛,妈妈居然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手心的肉比手背的厚……
然后男主的同学啊,东拼西凑又弄了二十万,最后移植了。
你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并没有!!!!
男主恢复得还不错,夫妻二人打算要孩子了。
结果屡不成功,一查,不是男主的问题,是妻子的问题。
妻子宫寒(好像是,记不太清了)怀不上孩子。
结果卧槽尼玛,男主一脚把妻子给踹了,又找了个。
——知乎网友唐躺躺
04
我亲舅舅。
当时我外婆因为血液病住院,在某个科室治疗效果甚微,医生说转科。
我舅舅死活不同意,所有人都在坚持转科,他歇斯底里的大喊
"那得多贵啊!转什么转!?就在这!"
当时我外婆就在病床上躺着,相必听的一清二楚。可是老人嘛,也不会说什么。
愣是在原科室住了好久,好在外婆及时恢复了,刚稍微好了一点,我舅舅立马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跟我妈讲,要这么多亲戚,有个屁用!?
我舅舅还是个教师,在此之前我一直很敬仰他。
从那之后,我每年正月都会去理发。
——知乎网友挪挪屁股
F181a3SXnSzdXK44.jpg
05
2012年大年初三,夜班,病房里一对老伴儿,一个胃癌一个肝癌,双双吃了安眠药,急忙送去急诊科洗胃,急诊大夫只看了一眼,扔下一句“老头没事,装的,赶快救老太太”。后来老太太真的死了,老头吃的少又推回病房了。后来向家属打听才知道,老头有个情人,就想趁机骗老太太吃了安眠药死了后跟情人在一起。
最后老头胃癌不治死了,情人骗走了老头所有的钱。
——匿名用户
06
12年冬天医学院假期我在国内一家三乙医院实习,那个时候春运时期,急诊很忙,一天下午进来一个头部外伤的农名工,是上厕所的时候滑倒了头撞到了马桶进来的,左边太阳穴附近有一个大大的血肿,人还很清醒。急诊外科医生说,要做CT,他说要多少,医生说大概300,他说考虑一下。
我劝他说,300说便宜不便宜,说贵不贵,做一个吧,免得有后遗症脑子出血什么的,他说他今年存了一万多块钱,准备春节带给老婆孩子的,不想花掉。他问我,医生,我能不做这个ct吗,我觉得我蛮好的,没问题。我说我不是医生,但是你应该做一下。他说考虑一下,我拉上了帘子,去清创室缝合其他病人了。15分钟后回来他人已经不见了,想必是自己走了——我叹了一口气,也就继续做我的事。
晚上7点的时候两个外地口音的汉子一边一个的扶着一个男子进了急诊室,说,大夫,快救救我的工友。我一看,是下午那个农名工,他已经神志不太清醒了,一边的眼皮已经耷拉下来了,瞳孔也已经受到影响。
他的两个工友和我还有在班的外科医生一起凑了300块钱,交了费,给他做了ct——蛛网膜下出血,是比较严重的颅内出血,他的情况不做手术几乎一定会死
我搬了张椅子坐在他病床前,拉上窗帘,说,你需要做手术,不然你会死。他这时候忽然很清醒,问我做手术大概要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我说大概要一万多块,他好一会儿没说话,又说今年存了一万多块钱,准备春节带给老婆孩子的,不想花掉,我说你不开刀可能就没有命回去看你老婆孩子了。他说我没事,没事。
这时候隔壁进来一个抢救的,外科的老师叫我搭把手,我对他说你好好想想,为了你家里人,就走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他又不见了。
那天晚上他也再也没有回来这个城市里唯一的一个神经外科中心,我知道,他一定已经死在了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直到死,他的心里可能也只惦记着要把这一年的积蓄给老婆买两件新衣服,给孩子添一点玩具和糖果,吃上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一个愚蠢但是伟大的父亲、丈夫。
——知乎网友Nulli Cedo
u590ryu2bRM0C06B.jpg
07
一月份的时候我眼皮上得了神经性皮炎,我去医院挂了皮肤科。看完之后尿急找卫生间,同楼层的都有人,我就去下一层的妇科。
刚下楼梯就听到有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嘴里说着“这么贵啊”什么什么的,我转过去看了下,男的手里夹了根烟(没点着就是夹着),嘴里还不停的骂着,他旁边坐了一个头发乱乱的,穿着也挺邋遢的大肚子女人,面无表情。我猜测可能是男人觉得产检太贵了吧,女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她已经习惯被骂了。
我去找卫生间,女卫生间门口站了个保洁阿姨,阿姨说让我等一下的,里面有个男人。
紧接着一个个子高高壮壮的黑胖男人小心翼翼的扶着一个很可爱的,肚子特别大的姐姐走出来了,黑胖男人还一直在跟那个阿姨道谢。
他们走了以后,我特别好奇就去问怎么回事,阿姨说这是老公带老婆来产检啦,老婆怀了双胞胎,自己上厕所不方便(孕妇好像都憋不了尿?),也不好提裤子。于是男人拜托阿姨守在门口先不要让人进来,然后他进女厕所扶着老婆方便。
那个黑胖男人手里还提了袋子,里面塞了个坐垫之类的东西,可能是怕老婆坐凳子着凉所以随身提着。
然而大概十米开外的夹烟男人还在不停的骂着什么。
我突然就觉得,这个嫁人生孩子啊,可真是要好好擦亮眼睛了。
——知乎网友藤井莉莉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广东同志交流互动平台

  • 永久域名:www.szgay.org
  • 广告联系:QQ/微信 575798598
  • E-mail:575798598@qq.com

深同网感谢一路有你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深圳同志网  Powered by©  技术支持: